第3761章 意外(1 / 1)

魔钺惊道,“这——李瞎子真的是李晓龙附体啊,居然一激动,把野狗给打死了?”

路飞笑道,“这只能说明人家李瞎子是真的强。之前,他只不过是没发威而已,现在病猫发威,立刻成为大老虎了。这种结果也是我完全没有想到的,因为根据村长的描述,我感觉李瞎子就是一个胆小如鼠的老实农民,平时是那种三脚踹不出一个屁的家伙。可是现在,不一样了,他居然真的跳起来,把那条野狗给打死了?这简直令人惊讶啊。”

魔钺笑道,“惊讶什么?这不是很正常吗?”

路飞皱眉,“正常吗?我可不这么觉得,话说一个胆小如鼠的农民,居然跳起来把一条凶残的野狗给打死了。这事,搁在谁身上也是想不通啊。”

魔钺笑道,“路飞,像这种事,你该用逆向思维去理解,就是咱们所说的倒推法。用逆向推理的方法就很容易理解了。有关于李瞎子的本性,想必你已经了解得很清楚了。他就是那种胆子小的跟老鼠胆一样的家伙。估计平时他连拍死一只苍蝇的勇气都没有。那么现在,他居然壮起鼠胆,打死了一条野狗。这是什么原因呢?其实,仔细一分析,也就不难想清楚了。首先,李瞎子之所以敢于留下来跟野狗抗衡,是担心野狗吃了羊,自己回家交不了差,会每天被妻子唠叨。所以说,支持李瞎子起来反抗的主要因素是他妻子的唠叨。那么,次要因素是什么呢?其实,这个次要因素,刚才村长已经说得很清楚了。次要因素就是李瞎子本人内心的变化。”

路飞苦笑,“这话又是怎么讲啊?你刚才所说的主要因素,我明白。李瞎子的确是迫于妻子施加给他的压力,才决定跟这群野狗硬刚一下。可是你所说的次要因素,我就不理解了。什么叫做李瞎子本人内心的变化呢?”

魔钺笑道,“你这个脑子慢半拍的家伙,既然你听不懂,我还是跟你解释一下吧。其实,我感觉,当时,李瞎子把那条野狗打得瘫在地上,动不了。在李瞎子看来,那条野狗已经不具备反抗能力了,可是事实证明,他错了。那条野狗不但能窜起来,还能咬他。如果不是因为李瞎子打着绑腿,而这绑腿又缠得很厚实,他的脚腕子上指定会被野狗撕下一块皮肉来。这一发现,惊得李瞎子一头冷汗,也是因为这一发现,才使得李瞎子改变了主意。于是乎,李瞎子的内心由于这一发现,迅速起了变化,之前,他走到野狗身边,只是想羞辱它一番,可是没想到的是,野狗居然跳将起来,咬他一口,这条狗此刻的变化,也引起了李瞎子内心的变化。对于这一点,村长刚才也是有专门提到,李瞎子的原话是这么说的,俗话说,不打落水狗。但是今天,非把这个落水狗打死不可。说完,立刻举起树干,对准野狗的脑袋,叮咣五四的,一通乱砸。最后把野狗的脑袋砸成血葫芦。我个人感觉,他之所以会对那条野狗痛下杀手,是因为他担心那条野狗还会反扑,这让他感到害怕,虽然那条野狗看上去已经不会对他造成很大的威胁了。可是他还是感觉那条狗会再给他来一个意外。至于意外,他刚才已经感受过了,那条狗窜起来,咬在他的脚脖子上,这就已经是一个意外了。野狗给他的第一个意外,被绑腿给化解了。那么现在,他自然会动脑筋仔细考虑了。与此同时,他心里不禁涌起奇怪的想法,既然这条野狗给了他第一次意外,那么接下来,肯定还有第二次,说不定还有第三次。那么这接下来的第二次和第三次的意外,也许他就没有这种幸运了。没有人喜欢意外,正常来说,大家都是喜欢惊喜,李瞎子也不会例外,所以说,他之所以杀死那条野狗,主要是因为他不喜欢意外。然而,这条野狗已经给了他一次意外,就会还有第二次。因为那些喜欢给别人制造意外的家伙,可不会就给别人一次意外。所以,李瞎子决定杀了那条狗,以绝后患。”

村长咳咳两声,“我说你们俩,这是能扯,不就是李瞎子打死了一条野狗吗?被你们一扯,快成一部百万字的长篇小说了。”

路飞笑道,“那不行,咱们看一件事,不能光看结果,还得分析一下事件的起因经过,以及造成这种结果的原因。否则,怎么能把整件事都吃透了呢?”

村长笑道,“一件事而已,干嘛非得条分缕析的,说得这么透彻?完全没有必要,都已经是过去的事了。好了,现在你们也分析得差不多了,还是听我继续说下去吧。话说当时,李瞎子一时兴起,举起树干,啪啪啪地一通乱砸,把那条野狗的脑袋砸了个稀巴烂。尽管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完全是遵循了李瞎子之前所说的打死落水狗的想法。可是看见那条狗惨死在自己的树干之下,李瞎子还是感觉心有余悸。毕竟眼前的一幕,血腥至极,那条狗的脑袋已经被砸开花了。说真的,李瞎子从来都是个胆小鬼,面对一具血肉模糊的尸体,早就吓得魂飞魄散,如果放在平时,相信他打烂狗的脑袋之后,看见狗尸的惨状,指定会惨叫一声,拔脚逃走。可是现在,他却没有走,非但是没有走,甚至没有挪动半步的意思。因为他抬起头来,恰好看见那群野狗直勾勾地看着他,一个个的,眼中早就没了锐气,只是仰着脑袋兀自地悲鸣。看见野狗们这种反应,李瞎子更加得意了,哈哈大笑,你们这群蠢货,它的下场,你们全都看清了?如果你们谁敢造次,就跟它一样,惨死在我的树干之下。说完,举起那根带血的树干,不断地挥舞,仰着脖子,笑得跟个疯子一样。那么此刻,李瞎子为啥笑得如此嗨皮呢?原因很简单,一向个性懦弱,对谁都是唯唯诺诺的,恨不能见到狗都得哈着,可是此刻,他居然亲手打死了一条野狗,这不能不说,总算是扬眉吐气了一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