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郡王怒斥?尚书被辱?要杀许清宵?调遣八门京兵!格杀勿论!(1 / 2)

[ 请记住www.17pxs.com 手机版访问

“什么?许清宵下令缉拿怀平郡王?”

安国公府内,所有人都震惊了,当得知许清宵下令缉拿怀平郡王之时,没有一个人不震惊。

反倒是安国公,此时此刻皱紧眉头喃喃自语道。

“他还是走到了这一步。”

这回安国公没有乱说话,反而露出深深的担忧之色。

“爹,这是要出大事了吧?”

李兵忍不住询问,许清宵这也太会闹事了,细细算来,这一两个月,怒怼大儒,大闹刑部,现在直接连郡王都动手了。

按照这个节奏,许清宵下回得动亲王啊,再下一步,那岂不是......

“不要多想。”

安国公深吸了一口气,紧接着开口道:“传老夫之令,加固京城防卫,宫内当差不得乱换,做好一切紧急应对。”

安国公如此说道,这一刻李兵等人脸色一变,虽然安国公让他们不要多想,可说的这番话却不得不让他们紧张起来了。

这句做好一切紧急应对是什么意思?

细细想想就知道啊,怀平郡王是谁的儿子?

怀宁亲王的啊。

掌握麒麟军的亲王,是真正手握大权的存在,国公在他们面前也要低一等。

如果怀宁亲王真要造反,或者是做出一些出格之事,那就是极大的灾难,对如今的大魏王朝来说,极为麻烦。

大魏文宫内。

陈正儒,孙静安,王新志,包括几位大儒皆然聚集于此,众人脸色都有些凝重。

“许清宵下令缉拿怀平郡王,他这到底是要做什么?”

王新志实在是有些想不明白,先是大闹刑部,而后又缉拿郡王,这可是实打实的皇亲国戚啊,父亲还在,乃是亲王。

这般有权势之人,真不能用刑部尚书来对比,两者的差距很大,天差之别。

“许清宵自来京城后,便没有任何消停,他之心学,难道就是无法无天?想什么就做什么吗?”

“我明日就去陛下面前参他一本。”

有大儒实在是忍不住怒斥,朝堂本就有些涌动,许清宵不但不为国分忧,反而还加剧朝廷的争斗。

最主要的是,怀平郡王可是他们大魏文宫的人,一心崇文,却没想到被许清宵缉拿?

无论这件事情是否与怀平郡王有关,许清宵这一声令下,怀平郡王名声一定会有所下降。

“此事我等不要参与。”

“涉及太大,至少诸位不要参与。”

陈正儒开口,他立刻制止,不允许任何大儒参与此事,因为他知道这件事情到底有多可怕,一旦参与进去,会惹上天大的麻烦。

此话一说,众人神色微微一变,但他们没有说什么,陈正儒是大儒,并且还是左丞相,自然愿意听从。

大魏六部。

刑部有些沉重,户部和吏部则是议论纷纷,至于礼部和工部,实打实在看热闹,最为焦灼的是兵部。

怀平郡王不是兵部的人,但他父亲是兵部的人啊,甚至说兵部有不少大人都是怀宁亲王曾经的手下。

可问题是,许清宵又是他们兵部如今新起之秀,他们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自己人跟自己人打起来了,这对兵部来说不是一件好事。

一时之间,兵部上下都急啊,帮怀平郡王肯定是不行的,现在怀平郡王惹上了事,而帮许清宵也不行啊,这不是明摆着和怀平郡王翻脸吗?

“造孽啊!”

最终兵部总结出来这么一句话。

但不可否认的是,许清宵下令缉拿怀平郡王,如同一道惊雷,让整个大魏京城再次沸腾。

不知道多少人感慨,许清宵这造势能力实在是太夸张了。

一个月前大闹刑部,弹劾司法,减少国运,如今一个月后,直接缉拿怀平郡王,这.......简直是绝世猛人。

万古狂生啊。

此时此刻。

怀平郡王府。

刑部官差已经来到郡王府外,前前后后四百人,缉拿怀平郡王,鬼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他们只能多喊点人,怕万一真打起来打不过。

而怀平郡王府外,数十名守卫看到这一幕后,不由愣住了。

几百名刑部官差突然出现,换谁谁不愣?

“奉,刑部主事许清宵,许大人之令,抓拿嫌犯怀平郡王。”

“麻烦诸位通报一声。”

刑部官差捕快开口,他站在郡王府下,声音不大,显得毕恭毕敬。

许清宵虽然是下令缉拿怀平郡王,可这话他不敢说,得老老实实一些。

果然,此话一说,门外的守卫脸色一变,随后更是冷冽无比道。

“区区一个刑部主事,也敢下令缉拿郡王大人?”

“回去吧,不要闹腾了。”

几人开口,对许清宵不屑一顾,还以为什么大事呢,没想到竟然是许清宵下令缉拿怀平郡王,这可真是有够好笑的。

“这......刑部已经下令了,还望诸位行个方便。”

对方讪笑道,他鬼知道许清宵是不是脑子有问题,可刑部下了令,那他就必须要老老实实来办事,这是规矩。

“行个屁方便。”

对方态度高傲,他是郡王的属下,虽然官职没有他们高,可地位超越他们太多了。

而刑部官差被当众训斥,自然有些尴尬,放在平时他们掉头就走,惹不起还躲不起吗?

可现在有令在身,实在是躲不起啊。

“还望通报一声,刑部有令。”

当差的讪笑道。

“等着吧。”

后者看对方一而再再而三的开口,一时之间也有些拿不准主意,故此转身朝着王府内走去。

大约一刻钟后。

一道暴喝声从郡王府中响起。

“滚!”

是怀平郡王的声音,一个字,如雷一般炸响,四百名刑部官差皆然吓得一个哆嗦。

怀平郡王不仅仅是郡王,而且还是一位五品高手啊,真要打起来,别看他们人多,一个照面就可以躺地上了。

很快,方才进去通报的男子不由怒气冲冲地走了出来。

“滚滚滚!”

“郡王原话,告诉这个许清宵,狗一样的东西,也配缉拿他?再敢造次,就别怪郡王翻脸。”

“还有你们这些人,就算来缉拿,喊来这么多人作甚?想闹事吗?”

男子怒骂道,先是转告郡王的意思,而后怒斥这帮人。

四百人被训的体无完肤,但他们真的不敢说一句话,直接灰溜溜地跑了。

这件事情瞬间被传开了,刑部抓人,结果雷声大雨点小,被怀平郡王一句话就骂走了。

此时此刻。

守仁学堂当中。

这帮官差兵分两路,一路回刑部汇报,一路来守仁学堂找许清宵直接汇报。

“许大人,并非是我等不抓人,主要是郡王府我等也不敢随意闯入,而怀平郡王态度也明确,不如等明日上朝再说吧。”

捕头看着许清宵,一脸无奈道。

他倒不气怀平郡王,换做他是怀平郡王,他也这么做,人家爹是掌握实权的亲王,许清宵算个毛啊?区区一个刑部主事罢了。

还想翻天?

这明显不合理啊。

但他们也不怪许清宵,毕竟皇命在身,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许清宵要抓怀平郡王,可身为刑部主事,许清宵再蠢也不会栽赃陷害,肯定是有点东西的。

那么只能怪自己倒霉了。

不过他想法很简单,去了一趟也够了,至少面子上大家都有,怀平郡王没有被抓来,面子保留,你许清宵一个主事下令去抓堂堂郡王,虽然没抓来。

但至少名气有了啊。

所以这件事情到此为止,等明日上了朝,你想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

可学堂当中。

许清宵十分淡然地听着这一切,从面容上看来,似乎早就已经猜到一般。

下一刻,许清宵将手令丢了出去,落在后者手中。

“以刑部之令,去兵部调人,八门京军,若怀平郡王伏法入狱,一切好说,若怀平郡王不伏法,武力镇压。”

许清宵开口,面容冷漠道。

但这句话一说,后者顿时懵了,别说他懵了,其余两百位刑部官差也懵了。

尼玛,调遣八门京军?你逗我玩?

所谓八门京军乃是大魏京城内最为精锐的守卫军,从京城两大军营中抽来的人,负责京城内的安危,每一位都是上过战场的狠角色。

是真正的军人,而不是他们这种官差,直属兵部,非特大案绝不可能调动八门京军。

许清宵这是疯了?

闹到这里也差不多了吧?现在竟然直接以刑部的命令,调遣八门京军,这他娘的简直是要翻天啊。

“大人!三思啊!”

后者朝着许清宵一拜,恳求许清宵三思啊,真动用了八门京军,这就不是小事了。

“陛下让本官彻查此事,本官只是依法办案,换句话来说,吾令既皇令,将我的话,告知刑部尚书,至于怎么做,让刑部尚书自己衡量吧。”

许清宵很平静,没有什么三思不三思的,他所做的每一步,都是有打算的,莫说三思了?三十思许清宵都想过。

“是!许大人!”

许清宵这番话过于霸气,尤其是这一句吾令既皇令,几乎是表明了许清宵之态度,所以他没有任何废话,直接带人离开,去刑部找刑部尚书了。

调遣八门京军这种事情,他不敢做,唯独刑部尚书才能定夺。

可他知道,这件事情绝对没有自己想象中那么简单了。

许清宵应当是拿到了铁证,否则的话,他不敢如此嚣张。

张口便是缉拿郡王,而后更是调遣八门京军,这他娘的,绝世猛人。

下一刻,王忠面色沉重,朝着刑部走去。

“王捕头,怎么说?”

有心腹上前询问,实在是不知道怎么办了。

“不要废话,许大人说什么,我等做什么就好了。”

“还有,现在立刻将刑部所有兄弟全部叫上,要出大事了,那些休假的兄弟,全部喊回来。”

王忠深吸一口气,他虽然不知道这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可接触完许清宵后,他莫名有一种直觉。

这回,真的要闹起来了,而且绝对要比当初许清宵大闹刑部还要可怕。

所以让刑部的人提前准备,肯定没错。

“好!”

后者也不多问什么了,这事跟他们没关系,听令就好。

不一会,王忠来到刑部,直接找到刑部尚书张靖,将许清宵的话,一字不动地告诉张靖。

后者听完,脸色瞬间变了。

“调遣八门京军?他许清宵疯了?”

张靖听完之后,整个人也傻眼了,知道许清宵狂妄,知道许清宵无法无天,可尼玛也有个度吧?

你直接就调动八门京军,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有人造反。

理论上真让八门京军出动,要么就是京城发生了暴乱,要么就是有人造反,缉拿一个郡王,没必要这么夸张。

“尚书大人,属下也是这个意思,可许大人说,他令便是皇令,属下也拿捏不准,只能来找您了。”

看到张靖这般反应,王忠也是附和的。

的确啊,没必要闹这么大,差不多就行了。

“回去告诉许清宵,不得胡闹。”

张靖没好气道。

“是!”

王忠点了点头,但还没起身,张靖摇了摇头道:“算了,让他来找我,亲自跟我说。”

张靖如此说道,还是决定见一见许清宵,不过不等王忠开口,张靖又摇了摇头道。

“算了算了,我去找他,我去找他,许清宵,你当真是狂妄啊!”

张靖实在是有些气了,也郁闷陛下为什么将许清宵安排到刑部,这种人真是害人不浅。

想到这里,张靖心情有些郁闷,而后朝着守仁学堂走去。

一刻钟后。

张靖来了。

没有任何尚书的架子,也没有任何一点大官的气派,走进守仁学堂,便有些骂骂咧咧。

“许清宵,你到底要搞什么东西?”

张靖上来就是质问许清宵,实在是有些气。

而学堂当中,许清宵正在煮茶,看见张靖来了,不由起身。

“下官许清宵,见过张尚书。”

许清宵平静无比道。

“别给我整这套,说,你到底想做什么?”

张靖一路走来风风火火,有些口渴,直接端起桌上的茶水,刚一喝马上吐了,烫嘴皮子。

“缉拿嫌犯。”

许清宵很平静道。

“缉拿嫌犯要动用八门京军?是你疯了还是我听错了?”

听许清宵这样说话,张靖更恼了,这他娘的实在是有问题啊,你缉拿归缉拿,动用八门京军,非要把事情闹大吗?

“张尚书,刑部抓不来人,只能动用八门京军了,要不张尚书您去抓人?”

许清宵很平静,甚至落坐下来。

“许清宵,你是有大才,我知道!”

“你大闹刑部,我回头想了想,刑部的确有错在先,你宣泄怒火,我也可以理解。”

“朝堂上的事情,你不懂,但可以慢慢学,可有些事情,你不能胡作非为!”

“这件事情,我去找怀平郡王,你在这里待着。”

“许清宵,朝廷不是打打杀杀,是人情世故,我见你才华,愿意多说两句,可若是你还一意孤行,那就算了。”

张靖深吸一口气,他显得有些语重心长道。

实际上许清宵大闹刑部后的一个月内,刚开始张靖的确觉得有些羞耻,同时每夜都睡不着,生怕打开被子发现许清宵在里面。

可随着他每日进入刑部,看着许清宵留下的千古名言,逐渐的张靖有了一些不同感悟。

勿以恶小而为之。

勿以善小而不为。

他曾经也是从刑部一步一步爬上来的,他虽没明意,也没有立心,可他也立志过,为刑部尚书,为生民伸冤。

铲除一切不公之事。

这就是他当年的立志,所以逐渐的他发现,许清宵这两句话,说到了他心坎里,虽然他对许清宵带有一定的偏见。

可这一点点偏见,是个人的偏见,与他为人品行不一般。

他知道许清宵是大才,为刑部立言,也是为他立言,故此这一个月来,他矜矜业业,找回了初心,这一点他要感谢许清宵。

无非是碍于面子,但他与许清宵之间的恩怨,说来说去,不过是一点点笑话罢了,至于千古之后,世人的谈论。

张靖认为,当自己做的足够好,对得起自己本心之时,管他后世人如何说,公道自在人心。

他现在愿意好好教导许清宵,可如若许清宵不听他劝言,也就算了。

说完此话,张靖拂袖离去,脸色不太好看。

而此时。

许清宵也缓缓起身,朝着张靖一拜道。

“多谢尚书大人提醒。”

“属下知晓。”

“但,请尚书大人明鉴,属下是为破案,为无辜者伸冤,此乃刑部之责,此乃属下之责!”

“尚书大人,慢走。”

许清宵一番话说出,让张靖愣了愣。

因为这是许清宵第一次自称属下,以往都称下官。

这一刻,张靖明白,许清宵愿意化干戈为玉帛,自己说的话,许清宵明意,可张靖还是叹了口气,不为别的,只希望许清宵能够慎重。

莫要胡来啊。

很快,张靖离开守仁学堂,朝着怀平王府走去。

不到一刻钟。

张靖出现在怀平王府中,守在门口的几人看到来者何人后,当下毕恭毕敬。

他们敢怒斥刑部官差,还真不敢怒斥这位。

甚至张靖都没有任何通报,直接走进郡王府内,有人引路。

不多时,在一处庭院当中,张靖便看到怀平郡王。

此时,怀平郡王正在欣赏歌姬跳舞,显得不亦乐乎。

“下官刑部尚书张靖,见过怀平郡王。”

张靖朝着怀平郡王一拜,对方是郡王,他是尚书,品级比不过郡王。

“张大人,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

“来来来,一同欣赏,一同欣赏。”

怀平郡王起身,发出爽朗笑声,来到张靖面前,十分热情地邀请张靖一同欣赏歌姬表演。

对方是尚书,即便是郡王,也要客气一二。

只是张靖摇了摇头,看着怀平郡王道:“公务在身,就不欣赏了。”

“郡王大人,可否换个安静之地说话?”

张尚书显得有些严肃道。

刹那间,怀平郡王脸上的笑容也收敛了。

“就在此地说吧。”

怀平郡王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架着腿,吃着葡萄,显得无比嚣张。

而张靖看了一眼周围,微微沉默,而后深吸一口气道:“王爷,下官之属,许清宵着手平丘府赈灾银之案,如今王爷有些嫌疑,还望王爷去一趟刑部,配合调查。”

张靖开口,说出自己的目的。

此话一说,所有人都安静下来了。

“怎么停下来了?”

“跳,继续跳!”

怀平郡王冷冷开口,众人继续奏乐与歌舞,然而怀平郡王目光冷冽无比地落在张靖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