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满朝文武哗然,许清宵之布局,最后三日!【为最单纯(1 / 2)

[ 请记住www.17pxs.com 手机版访问

武昌一年,六月二十六日。

许清宵如往常一般醒来。

可以说这一日,无论是满朝文武,还是大魏京都的百姓,所有人都显得有些激动。

平丘府赈灾案,两千万两白银下落不明,如此悬案自然能勾起百姓好奇之心。

故此所有人一直都在等待今日,想要看看,到底谁是幕后真凶,而许清宵又会拿出什么证据来?

今日注定不平凡啊。

百姓们走来街上,一个个在打听着宫里的事情,若不是皇宫之外不让站人,他们估计已经去了。

而守仁学堂之外,满是百姓,许多百姓天还未亮就已经过来了。

无论是哪里的人,都爱看热闹。

许清宵整理好衣冠后,便从守仁学堂走了出来,街道当中皆是百姓。

待许清宵出现后,百姓们纷纷露出笑容,他们也不知道说什么,只是看到许清宵就笑。

“诸位,早。”

许清宵拱手,朝着百姓们打了个招呼。

“许大人早啊。”

“许大人,今日上朝,可要为我等百姓讨个公道啊。”

“是啊,平丘府之案,死了多少无辜老百姓,许大人,您可一定要揪出幕后黑手。”

“没错,许大人,我等了一个月,就等着今日。”

“许大人,无论谁阻拦你,我等百姓都会拼尽全力保护你。”

随着许清宵一声招呼,有些不知说什么的百姓,这一刻彻底放开,而后各种支持言论响起,越说百姓们越为振奋,甚至百姓们齐齐朝着许清宵一拜,行之大礼。

“多谢诸位了。”

“请诸位放心,本官必会为天下百姓讨个公道,也会为平丘府无辜百姓,讨个公道。”

“诸位也莫要感谢,为官者,为民伸冤,为民解忧,天经地义,受不起这一拜。”

许清宵朝着百姓们一拜,为官者,替民伸冤,这是天经地义之事,所以面对百姓们这一拜,许清宵受之有愧。

他回拜之后,便转身离去,朝着大魏宫廷走去。

百姓们则无比感动,夸赞之声彼此起伏。

“许万古当真是个好官啊。”

“为官者,为民伸冤,为民解忧,天经地义,许大人这番话,莫名想让我落泪。”

“孩子,你得好好学着点,以后要是有机会当官了,也要学许大人这般,知道吗?”

“许万古,当为天下第一官。”

百姓们发自内心夸赞。

实际上他们这次过来是带着看热闹的性质,然而却在不知不觉中,被许清宵给感染到了。

虽然许清宵没说什么,可一番话就是能莫名让人感到其心意。

这年头找个贪官容易,但找个好官太难了啊。

大魏皇宫外。

文武百官今日来的颇早,至于为何,众人心知肚明。

百官们两三一队,在压声低语,大致说的东西,无非就是涉及到许清宵。

此时。

许清宵的身影缓缓出现。

随着他出现后,不少声音止住,没有再去议论什么了。

“清宵侄儿,好些日子不见,有些偏瘦啊。”

安国公第一个出声,他朝着许清宵看去,老脸满是笑容,一口侄儿也喊得十分熟练,惹来儒官们丢来异样之色。

“清宵侄儿,来来来,让叔瞧瞧,还真瘦了啊。”

“这几日查案查的累吧?瘦了这么多。”

国公们一个个喊着许清宵瘦了,各种关怀,而列侯们则是拍了拍许清宵的肩膀笑道。

“清宵,你行啊,把刑部都闹了一遍,啧啧,真有我们兵家的气势。”

“我问你,打侍郎的感觉爽吗?哥哥我虽然是侯爷,可还真没打过侍郎。”

“是啊,是啊,这滋味爽吗?”

列侯们大笑道,丝毫不顾及不远处的李远。

也就在此时,太监的声音响起了。

“宣,百官入朝。”

声音洪亮,让许清宵不好说什么,只是笑了笑,跟着众人一同进朝了。

走进宫中。

安国公直接拉来许清宵,声音不算很大,但也不小道。

“清宵,给叔说一声,这案子到底查到什么地步了?”

安国公如此问道,此话一说,几乎所以官员都忍不住靠近一点点了,想要听听许清宵怎么回答。

“安国公,您想听真话还是听假话。”

许清宵有些无奈道。

“肯定是真话啊,跟叔还能说假话,快说。”

安国公这么一说,众人顿时更加好奇了。

“没查!查不出。”

许清宵摊了摊手道。

声音响起,诸位国公:“......”

列侯:“......”

百官:“......”

众人脸色有些郁闷,不是别的意思,许清宵这话,搁谁谁信啊?

“清宵,你连叔都不相信?”

安国公有些郁闷道。

“是真的啊,我真没骗您,这案子谁能查出来?我是查不出来。”

许清宵很认真道。

“算了,叔知道你有苦衷,不能乱说,毕竟有外人在,行,待会上了朝,什么都知道了,叔也就不提前问了。”

安国公扫了一眼百官,这句话就是说给这帮人听的。

当下百官们微微又回调了身子,显得若无其事,如往常一般上朝。

殿外。

百官止步。

过了半刻钟后,太监之声响起了。

“入朝!”

当即,百官整列好位置,一个接着一个上朝,许清宵也跟在后面,一同上了朝。

他是特事官员,所以有资格上朝,但必须要是特办之事,否则的话,从七品的主事,是没有资格上朝的。

而且许清宵不是跟着武官上朝,而是来到了文官一列,站在最后,跟着前面的人上朝。

走进大殿。

清凉感袭来,当下洪亮的声音响起。

“臣等拜见陛下!”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百官拜见,许清宵也有模有样地学着。

“平身。”

熟悉的女帝声响起,许清宵跟着百官们起身,而后微微正视前方,看着前面官员的后脑勺沉默不语。

很快,各种套路化的开场白响起。

朝堂上前半个时辰或者是一个时辰,基本上都是在讨论国家大事,许清宵第一次上朝,倒也听得津津有味。

大致内容也很简单。

武官们现先是启奏,哪里哪里出了什么事,哪里哪里存在危险,大魏现在被各种瞧不起,得好好去打一仗,不打不行,不打不是大魏人。

而文臣们开始启奏,哪里哪里有洪灾,哪里哪里有地震,哪里哪里又发生了什么事,需要国家出手,反正朝堂之上任何一件事情,都不可能是小事。

最后儒官们开口,他们认为什么事情重要,什么事情可以拖一拖,什么事情现在就要做,紧接着武官们不服,认为你这里说的有点不对。

文臣们跳出来,说哪里不对?他们极力支持。

最后吵闹了接近一个时辰,女帝开口,三言两语把事情定下来,有些棘手的问题,就留着过几天再谈,可能是没想好,也可能是先压一压。

但许清宵作为旁观者,一眼就看得出来,女帝是偏向文臣的。

准确点来说,是偏向先治理国家的,当然也会给武官一点面子,挑几件不算大的事情,让武官去处理,不至于说完全偏袒文臣。

等这些国家大事处理完后,女帝的声音响起了。

“许清宵何在?”

随着声音响起,文臣一列中的许清宵,立刻站了出来。

“臣,许清宵,拜见陛下。”

许清宵立刻开口,同时朝着陛下一拜。

这一刻,满朝文武的心都提起来了,所有人情不自禁地将目光落在许清宵身上。

这一个月来,许清宵稀奇古怪的查案手法,让整个京城上上下下都充满着疑惑,引来全城议论,各种谣言都有。

但大部分人都觉得许清宵是胜券在握,否则哪里敢这般查案?

吃古董羹,逛街,听曲,没事回去打两套拳,古古怪怪的。

几乎所有百姓都认为,许清宵已经掌握了人证物证,而这背后的主使人,就是当今圣上。

但到底是不是,没有一个人知道,而现在这个秘密要揭开了。

“平丘府赈灾案,有结果否?”

女帝声音平静,询问道。

“回陛下!”

“此案实在棘手,臣无能,一个月时间过于仓促,希望陛下能宽限几日。”

许清宵开口,如实回答。

此话一说,满朝文武彻底愣住了。

尤其是安国公,整个人僵硬住了。

好家伙,你还真没查啊?

我牛皮都帮你吹出去了,你搁这里跟我玩这招?

不止是他,不少人脸色都有些古怪,比如说张靖,他看着许清宵,神色有点懵了。

实话实说,为了体现自己的能力,张靖不惜违心夸赞许清宵,还各种营造出许清宵已经胜券在握的气氛。

本以为许清宵今日上朝,最起码会说出一些东西,哪怕是说错了也没关系,自己还可以圆回去。

可没想到的是,许清宵直接来了一句,查不出来,再宽限几日。

这种话怎么能从你这种人嘴巴里说出?

万古大才?

我才你大爷。

“许清宵,朕给了你一月之时,你现在告诉朕,你查不出来?”

别说满朝文武了,即便是女帝都有些不知该说什么好了。

她千算万算,竟真没想到许清宵会来这么一招。

至少说点东西吧?

上来直接就是一句,没查出来,能再宽限点时间吗?

听到女帝的声音,许清宵倒显得有些平静,没有半点害怕。

“陛下,并非臣偷懒,只是此案太过于复杂,臣需要时间来调查。”

“请陛下放心,只要给臣足够的时间,臣一定能查出真相。”

许清宵信誓旦旦道。

“多久?”

女帝淡淡开口,就两个字,还要多长时间。

“三年。”

许清宵认真道。

满朝文武:“......”

你大爷的,三年?你怎么不说三十年?这案子要让你查三年,还不如不给你得了。

查不出来就直说,何必拐弯抹角?

众人沉默了,见过无耻之人,可没见过许清宵如此无耻。

“三天,朕最后给你三天时间。”

女帝语气平静,给予许清宵三天时间。

可此话一说,许清宵有些不答应了。

讨价还价都是你让一步我让一步,我说三年,的确夸张了点,你最起码给我三个月吧?

三天?三天我怎么查出来?

“陛下......”

许清宵还想说些什么,下一刻女帝之声响起。

“张靖,三日后,若许清宵查出此案真相,之前种种,一笔勾销,不准追责。”

“若许清宵三日后查不出真相,一切过错由刑部定夺。”

“退朝!”

女帝没有任何想法,直接起身离开,只给许清宵三天时间。

“臣,领旨。”

张靖开口,随后众人齐齐高呼万岁万岁万万岁。

紧接着纷纷退朝了。

殿内,许清宵长长吐了口气,眉宇之中显得有些忧愁,他走向安国公一方。

安国公微微低下了头,也显得有些惆怅。

这下子完蛋了,回去肯定要被笑话,被别人笑话倒也没什么,被儿子们笑话,那就真成了笑话。

安国公死都没有想到,自己有朝一日,竟然掉进这种坑里,这次难受了。

而看到许清宵走来,安国公有点来气。

“清宵,你到底在折腾什么啊。”

安国公有些郁闷,别说他郁闷了,不少国公和列侯也郁闷了。

本以为今日上朝,是一场大戏,他们特意早起,结果就这?

“是啊,清宵,你葫芦里到底藏着什么药啊。”

“清宵,你就给我们交个底,到底怎么回事?”

等出了大殿,众人一窝蜂凑了过来,实实在在不知道许清宵是什么意思,没必要这么玩人的啊。

“叔,各位老哥,我没藏什么药啊。”

“我之前就说了,没查出来,不是别的意思,你让我写写文章我能写出来,你让我查案?我怎么查?而且还是这种陈年旧案,再加上线索全断,我拿什么查?”

许清宵也显得有些郁闷,一番话说出来,倒也让众人沉默了。

是啊,有一说一,许清宵的确万古大才,可都是文章诗词上的才华,让许清宵来查案?这的确有些不合理。

再者这案子也不是普通案子,六部都查不出来,先帝当年都没有查出来,许清宵凭什么就能查出来?

而且还规定一个月内。

一时之间,众人彻底明白了,不是许清宵不行,而是他们太高看许清宵了。

想明白这点,不少人脸色更难看了。

这一个月来,有部分人装神弄鬼,把许清宵想的太夸张了,现在完全收不了场,可谓是害人害己。

尤其是孙静安,更是忍不住冷哼道。

“既查不出,就早些与刑部说,天天待在家中,游手好闲,偷懒闲云,张尚书,这等风气,决不可在刑部滋生。”

孙静安忍不住开口,他实在是气的肝疼啊。

身为大儒,为了一些面子,硬着头皮忍着恶心,吹捧许清宵。

结果没想到的是,许清宵竟然是这副德行。

他越想越气,越想越笃定许清宵就是喜欢造势,真本事没有,只会耍手段,故此才会这般开口。

“孙大人说的极是,那您来查?我去找陛下说一下?”

听到孙静安的冷哼声,许清宵开口,这般回答道。

“哼!”

孙静安拂袖离开,懒得理会许清宵,今日这个脸,他是彻底丢没了。

好气啊!

至于刑部尚书张靖,他虽然也难受,可没有像孙静安这般直接出声,而是看着许清宵道。

“许清宵,无论你查得出查不出,该走的流程也要走,该做的事情也要做,日日夜夜待在家中,坏了规矩,孙儒说的没错,此等歪风不可助长。”

张靖开口,看起来是提醒,其实也是有些不爽。

“尚书大人,案卷所有线索全部中断,没有人证,也无从下手,您是尚书,还望指条明路。”

许清宵依旧是笑呵呵地说道,但言语是什么意思,大家都懂。

“你问本官,本官怎么知晓,但至少你也要将唯一人证喊来问问吧?”

张靖有些没好气了,是你办案还是我办案?要不我来?

“都已经疯了,叫来作甚?”

许清宵略显得嘟囔道,可话一说完,张靖冷眼扫来,当下许清宵没有说话,而是开口道。

“那麻烦张尚书回刑部时,帮属下将这人证找来,麻烦了。”

许清宵开口,喊人的事情,就让张尚书忙去吧,他没时间,显然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

“晦气。”

张靖没什么好说的了,两个字代表他的内心想法。

自己好不容易不计前嫌,算是帮他许清宵一次,没想到惹来这样的回答。

不过由此他可以看出,许清宵是真的无能为力了。

这件案子,许清宵一点进展都没有,就算退一万步来说,许清宵有点进展,但这些进展大家都有,所以等于没有。

而陛下最后只给了三天时间。

三天时间怎么破案?

一个月可能都没有半点进展,三天拿什么破案?

想到这里,张靖心中直犯恶心,他甚至一度怀疑,许清宵是不是为了故意恶心自己,接了这个案子,引诱自己上当入坑,关键时刻搞自己。

虽然可能性小,但看到许清宵这张脸,他就莫名觉得被算计了。

“尚书大人,记得快些将李建全带来,要是晚了,属下只能再向陛下宽限几日了。”

许清宵看着张靖的背影如此喊道。

而张靖步伐加快了不少。

望着张靖的背影,许清宵不得不感慨一声,刑部尚书的体质还不错,按照这个样子,至少还能再干三五十年,自己想要正常上位有些难啊。

“李叔,侄儿待会去你家坐坐?”

许清宵回过头来,看着安国公这般说道。

“去不了,叔要去信武侯家坐坐,你自己回去赶紧查案。”

安国公听到这话,直接拒绝,他现在哪里还好意思回家?回家干嘛?回家被族人笑?

去信武侯家坐一坐,等三天后再回去。

“卢国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