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闹翻天了,仗刑尚书?陛下宣旨,许清宵为大魏增国运(1 / 2)

[ 请记住www.17pxs.com 手机版访问

最新网址:www.xs.l</p>刑部当中。

许清宵已经仗刑二十七吏司郎中,二十仗刑没有一个人能逃过。

这帮文臣虽然用药膳调理身体,偶尔也练练武功,可在一个九品武者,其实力可以与八品武者抗衡的人面前,完全不够看。

二十七吏司郎中负责大魏二十七郡各地刑部司法案件,放外面都是顶天了的官,然而在刑部却如同丧家之犬般,被许清宵吊着打。

这一幕,是实实在在惊住了整个京城权贵,知道许清宵狂,可这样的手段简直是骇人听闻。

就算是国公郡王他们,也不敢如此跋扈,仗刑二十七吏司郎中,当真是大魏开国以来,第一次啊。

但让众人最为震惊的是,许清宵的目光此时此刻,落在了刑部侍郎和刑部尚书身上。

这要是把刑部侍郎和刑部尚书打了,那就是真要捅破天了。

刑部尚书,无论如何也是大魏有头有脸的人物,说句不好听的话,除非是刑部尚书找死,不然的话,就连陛下也要三思而后行。

感受到许清宵的目光,刑部尚书没有任何畏惧,反而眼中充满着冷意。

他就不相信,许清宵敢动他。

“李大人。”

许清宵开口,他目光落在了刑部侍郎李远身上,后者胡子都气歪了,看向许清宵道:“你可知道,仗刑我会是什么后果吗?”

李远气的手都在抖,他是刑部侍郎,正儿八经的三品官员啊,三品啊,刑部上下除了左侍郎和刑部尚书之外,他就是最大的,当然抛开都察院。

许清宵真要敢动手,他绝对不会放过许清宵的。

“李大人,您是在威胁我?”

“根据大魏律法,刑部办案,若有人敢威胁朝廷命官,可不是小罪啊。”

许清宵开口,如此说道。

“许清宵,你不要拿着鸡毛当令箭。”

“本官何时威胁过你?本官又何时犯了律法。”

李院怒道。

“大人方才不就威胁下官?再者,大人何时犯了律法?”

“这一点还需要下官在再去提醒吗?”

许清宵如此说道,后者当下显得有些牙疼,他看向许清宵,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你找本官,本官并没有拒绝授案,本官当时正在处理其他事情,无心接案,这也有错?”

李远还想要挣扎一番,为这件事情解释。

可此话一说,却正中许清宵下怀。

“好,李大人的意思就是说,并非不愿接案,而是针对我许某对吧?”

许清宵往前一步,如此问道,眼中露出冷意。

“没有。”

李远顿时听出许清宵此话的意思,当下摇了摇头,直接否决道。

“既没有针对许某,那请问李大人,下官报案之时,为何李大人让下官滚?”

“即便是当真有事,一句公事繁忙足矣,再不济随便编个理由,打发下官也行。”

“敢问李大人,如若今日来找大人的是某位郡王,或者是某位国公,甚至是陛下,李大人是否也会说出滚字?”

许清宵冷冷问道。

刑部上上下下,即便是不愿意搭理自己,也不会如此凌厉,这李远仗着自己是刑部侍郎,一个滚字,引来刑部所有人对自己嘲笑。

许清宵会忘记吗?

“你大胆!本官绝无此意,也绝不敢羞辱圣上。”

听到许清宵这话,李远脸色一变,而后立刻出声解释,这要是不解释,那就是羞辱皇上了。

“不敢羞辱圣上,就可以羞辱下官?李大人,你还说你不是针对许某?”

许清宵怒斥道。

而后者脸色一变,一时之间,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说来说去都怪自己没事喜欢装哔,非要找许清宵麻烦,也非要让许清宵难堪,如许清宵方才说的一模一样,如果自己随便找个理由打发许清宵。

说不定也不会遇到这样的麻烦,这纯粹就是自己给自己挖了个坑啊。

李远很难受,他恨不得现在就说一句,就是针对你许清宵,可这话他不敢说啊,真要说了,许清宵绝对要参自己一本,到时候不说被辞官,但也绝对会受到极其严厉的惩罚。

毕竟部门里面给下属穿小鞋可以,但不能明着说,明着说那你就是滥用私权了。

想到这里,李远真的很难受,早知道这样,就不招惹许清宵了。

鬼知道这家伙竟然如此无法无天,肆无忌惮。

“李大人,为何不说话了?”

许清宵再往前一步,目光冷冽。

现在摆在李远面前只有两个选择,第一个承认自己拒案,挨二十板子,第二个拒绝自己拒案,但就相当于默认他针对许清宵了。

无论是那个,他都有些难受,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啊。

“李大人,你若是不回答,下官就默认您是拒案,二十板子而已,可比滥用私权好多了。”

许清宵又往前走了一步,这种压迫感,让李远十分难受。

“李大人。”

“李大人。”

许清宵走一步喊一声,李远的精神有些崩溃,先是被剥夺了才气,如今更是要面临二十大板的惩罚,或者滥用私权,被陛下斥责。

想到这里,李远深吸一口气,咬牙道。

“许清宵,本官的确有些怠慢此案,这件事情到此为止,从今往后,本官可以保证,你在刑部做事,畅通无阻,如何?”

最终李远妥协了。

他希望用这种方式,来化解这段恩怨,否则的话,二十大板他顶不住啊。

“既然李大人承认拒案,下官就只能公事公办了。”

许清宵到希望李远承认没有拒绝案子,可惜的是,这种老狐狸孰重孰轻还是能分出来的。

但面对李远的示弱,许清宵可不答应。

保证刑部上下不对自己使绊子了?

这不是废话?今天自己这么一闹腾,谁还敢找自己麻烦?真就不怕死吗?

或许这个时候见好就收,还能赢得对方好感,如此一来还有化解恩怨的机会,可许清宵不这么认为。

自己把事情闹到这个地步,然后就这样草草了结?

说句不好听的话,满朝文武最擅长的是什么?不就是阴谋诡计吗?

而打破阴谋诡计的唯一办法,就是莽。

我管你规矩不规矩,你只要敢招惹我,我就往死里整你们,大不了同归于尽,看看到底谁倒霉。

只要自己还有一口气在,他们就彻底不敢找自己麻烦了。

否则的话,你见好就收,人家短暂时间不会找你麻烦,一旦恢复元气,就往死里搞你。

所以你既然找到了机会,就死死地咬住,狠狠地咬住,绝对不要松一口,让他们吃大亏,这样一来的话,他们即便是还想要找你麻烦的时候,也要掂量掂量,值不值得,能不能做。

官场上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仇人。

真正的大人物,在做一件事情的时候,第一时间就是权衡利弊,仅仅为了发泄心中的怒火,却要付出极大的代价,只有傻子才会做。

类似于怀平郡王这种,完全没脑子,虽然不知道怀平郡王为何如此帮儒官和这帮文臣,但最起码以现在的情况来说,怀平郡王做事就是有点没脑子。

所以许清宵不怕得罪他们,反而担心自己不够狠,没给他们留下一个深刻的记忆。

“许清宵,你敢!”

看着走来的许清宵,李远大吼一声,还不等他继续开口,许清宵已经将李远抓来,微微动手,打中他的麻筋,随后一棍子下去。

啪。

“哦哦哦哦哦!”

惨叫声响起,李远的惨叫声有些古怪,别人都是啊叫,他是哦叫,一瞬间让许清宵皱眉了。

这叫声太古怪了。

啪。

第二下。

啪!

第三下。

许清宵每一下的力度都把握了分寸,不可能打死,但皮肉之苦是少不了。

只是让许清宵有些钦佩的是,李远别看他怂,除了第一下之外愣是没有再叫唤了。

二十仗刑之后,许清宵更加佩服李远了,有文臣之骨气。

然而低头看去时,许清宵这才明白了。

这家伙第一下之后已经昏死过去了,当真是没有一点用。

侍郎解决了,接下来最后一个人就是刑部尚书了。

此时此刻,刑部尚书站在房门前,面对许清宵的暴行,他已经沉默了。

至于怕不怕许清宵?

认真点来说,他怕,但怕的不是许清宵,而是许清宵手中的棍子。

更怕的是,许清宵若是真仗刑了自己,那自己在京城就真的没脸了。

这二十仗刑下来,一个月内自己不可能上朝。

“许清宵!”

“到此为止吧。”

“这件事情,有错之人,也已受罚,你还想如何?”

刑部尚书张靖深吸一口气,他显得很镇定,站在许清宵面前。

不镇定不行啊,就算求饶,相信许清宵更不可能饶过自己。

“张尚书说笑了,还差您一人,怎么可能到此为止?”

许清宵已经豁出去了,今日他就要来破个先河,仗刑尚书。

这棍子下去了,许清宵可以保证,六部当中无人在敢招惹自己了,最起码不会在恶心自己了。

“许清宵,本官乃是大魏刑部尚书,代表着乃是大魏刑部,若是你当真伤了本官,天下多少人要笑话我大魏王朝?”

张靖晓之以情,动之以理,说来说去的意思就是,不要打他。

然而许清宵则摇了摇头,往前走了一步,看向张靖道。

“刑部不公!大人身为尚书,理应该再加二十仗刑,不过念在大人年事已高,下官就不加了,这二十仗,尚书大人不接也得接。”

说到这里的时候,许清宵往前走了一步,即将便要伸手将张靖抓住。

刹那间,张靖脸色变得无比难看,眸中闪过一丝恐惧之色。

许清宵的手劲有多大?他岂能不知?就算是在朝堂上,陛下罚自己二十棍,御林军念在自己是刑部尚书,也不敢下死手。

可许清宵不一样,他真敢下死手。

只是,就在此时,一道声音响起。

“陛下有旨,宣刑部尚书张靖入宫,宣许清宵入宫。”

随着声音响起,刑部尚书张靖的脸色顿时缓和了许久,六部当中有不少官员也彻底松了口气。

若许清宵真动了刑部尚书,那这件事情就彻底麻烦了,可能会牵扯六部进去,不说大地震,但也绝对是一件震撼天下的事情了。

好在,陛下于关键时刻,出手了!

否则的话,当真不知道要惹来什么麻烦。

“许清宵,本官不与你在此地争,去宫中见陛下,让陛下来评评理。”

这一刻,张靖直接开口,他步伐极快,直接朝着刑部外走去。

看到这一幕,许清宵不由叹了口气,就差最后一步啊,要是早一点的话,或许就真能动手了。

不过很快,许清宵摇了摇头,否决了自己这个想法。

宫中的旨意,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个时候出现,显然是女帝刻意的。

看来陛下是借自己有意敲打刑部了。

许清宵瞬间明了。

毕竟自己闹出这么大的动静,宫中早就知道了,想要出手制止,只怕第一时间就可以宣人入内,可偏偏这个时候宣,不就是想要敲打刑部吗?

至于具体是什么原因,许清宵不知,唯一知道的是,自己得进宫了。

宫外。

不少达官贵人已经已经在此等候了,看着步伐极快的刑部尚书张靖,更是引来一些声音。

“这不是刑部尚书张大人吗?怎么走的这么快啊?慢点走,慢点走!”

“张大人,慢一点啊,你后面又没有老虎追,走这么快干什么?”

“张大人,注意点啊,别摔跤了,跑什么跑啊。”

是武官们的声音,他们特意过来就是看热闹的。

看到张靖慌慌张张的走,自然忍不住排挤几句,平日里在朝堂上你争我斗,现在看到你吃这么大的亏,这还不得上来嘲讽嘲讽?

毕竟下次可没这么好的事了。

张靖冷着脸,朝着宫内走去,而许清宵则走的不急不慢。

“许老弟,猛!”

“许老弟,畅快啊。”

“老弟,待会出了宫,来找我们喝酒。”

“哈哈哈哈,对对对,来喝酒喝酒。”

众人开口,赞叹许清宵之威猛,同时也邀请许清宵到他们家喝酒。

许清宵没有说话,只是朝着他们点了点头,便走进宫内。

引路的太监一直低着头,张靖脸色阴沉,有些不太好看,许清宵反倒是显得平静。

宫中,一切显得十分安静,之前的异象也彻底消散。

而两排的侍卫,皆然带着异样看向许清宵。

最终,两人在殿外等候了。

“宣!刑部尚书张靖,刑部主事许清宵,入殿。”

随着太监的声音响起,许清宵与张靖走上阶梯,不过张靖明显加快了脚步,直接走进大殿内,而后跪在地上,声音无比悲凉道。

“陛下!”

“许清宵要造反啊!他大闹刑部,弄得刑部如今被天下人嗤笑不说,更是将刑部主事之上所有官员仗刑一遍,手段残忍,若不是陛下圣旨来的早,只怕老臣要丧命于此。”

“陛下,老臣一生,矜矜业业,不说......”

一进大殿,张靖便开始诉苦和斥责许清宵,他眼中悲凉,显得极其委屈。

可还不等他把话说完,女帝的声音响起了。

“闭嘴!”

声音冷漠,两个字便展露出极为可怕的霸气。

大殿的温度瞬间冷了下来,张靖不敢言语,而许清宵只是礼拜女帝,然后也沉默不语。

也就在此时,宫外太监的声音响起了。

“陛下,吏部尚书,礼部尚书,工部尚书,礼部尚书,兵部尚书,在宫外求见。”

随着声音响起,很快女帝给予回答。

“让他们到殿外等候,不准言语。”

女帝十分霸气,她知道六部尚书来的目的是什么,无非是吵架,但她今日只要他们站在殿外面听就行,不准开口说话。

“遵旨。”

太监开口,大约不到半刻钟的时间,五部尚书急急忙忙来到殿外,但彼此都知道,这个时候不能开口说话,只能老老实实等了。

“荒唐!”

“荒唐!”

“荒唐!”

待六部尚书到齐之后。

龙椅之上,女帝三声荒唐,说的张靖露出恐色,而许清宵却眼观鼻,鼻观口,沉默不语。

“堂堂刑部!大魏六部之一,竟然闹出如此荒唐之事,天下人只怕要嗤笑死大魏。”

“许清宵,你做事太过于荒唐鲁莽了。”

女帝的声音响起,她坐龙椅之上,开局便将许清宵训斥一顿,指责许清宵做事鲁莽。

“陛下教训的是。”

“可回陛下,臣为其属伸冤,刑部上下皆然拒案,臣认为,臣今日所做之事,的确有损刑部形象,也有损大魏国体。”

“可臣更加认为,若今日臣不闹,那有损的便不是大魏国体,而是大魏根基了。”

许清宵这般开口道。

对,自己这般闹腾,的确是让刑部形象受损,可形象与国本谁更重要?

一个是面子,一个是实际。

“许清宵,你一派胡言。”

张靖第一时间开口,怒斥许清宵。

“朕让你闭嘴,没听见吗?”

然而女帝冷冷看去,刹那间张靖闭上了嘴巴,心里再不甘,也得老老实实闭嘴了。

“许清宵,你倒是给朕说一说,怎么一个有损大魏根基了?”

女帝语气冷漠道。

殿下,许清宵作礼道。

“陛下,或许此事传开之后,天下人都会认为,臣大题小做,可臣之所以这般做,甚至会认为臣是心中有气,故意而为之。”

“然而,臣的确是心中有气,也的确是故意而为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