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大儒针对,郡王发怒,许清宵之怒,平丘赈灾案【为最单纯(1 / 2)

[ 请记住www.17pxs.com 手机版访问

离开皇宫时,许清宵依旧显得迷茫。

他愣是不知道大魏女帝召见他是为了什么?

当真就问自己吃了没吃?

这不合理啊。

难不成是想要仔细端详自己的绝世容颜?

许清宵真的有些好奇了,都说圣意难测,可这未免太难测了吧?

也没有多想,许清宵先回客栈在说吧。

与此同时。

大魏文宫内。

三名大儒坐在内堂中。

此三人分别是陈正儒,孙静安,正明。

“今日朝中,陛下欲让许清宵入我吏部,但最终改为刑部,两位如何看此事?”

陈正儒开口,问道二人。

“陛下让他入我吏部,不过是以退为进罢了,六部当中,吏部,户部,兵部最为重要。”

“然而陛下无论如何都不会让许清宵入兵部,大魏北伐不了,而户部许清宵也没这般才华。”

“所以只能将目光放入吏部之中,只是刚刚入朝,便进吏部,这显然也不行,思来想去刑部最好。”

“只是按理说,即便许清宵有再大的才华,也不可能直接安排官职,理论上就应该是过去当个阅掌,然而现在直接便是从七品主事。”

“只能说陛下这招用的好啊。”

孙静安开口,将事情分析的仔仔细细。

“恩。”陈正儒点了点头,他也是这般认为的。

“可将许清宵安排至刑部,又有何意?”

此时,正明大儒开口,言语之中充满着好奇。

“还能有何意,刑部负责全国一切案件审查,无非是让许清宵过去,熬一熬资历罢了,他是主事,担不起太大的责任。”

“若是许清宵老实一些,熬上三五年,到时再让他有些权职,大概就是如此。”

孙静安有些不以为然,并非是他傲慢,而是事实如此。

“非也。”

陈正儒摇了摇头,他身为左丞相,思考的事情太多了。

“今日陛下这般,绝非只是单单想要提拔许清宵如此简单。”

“北伐之争,这一二年差不多就要有个结果了,基本上不出意外,不会北伐,而是以兴国为主,今年府试也可看出。”

“陛下说到底还是明白大魏如今需要什么,可若确定北伐,那朝堂许多事情就要改变,户部只怕将一跃而上。”

“至于吏部,恐怕也会有巨大的改变,我等儒家一脉,可能会因此受到牵连,或许陛下是在给我等一个信号,一个警告。”

“若许清宵能胜任刑部之事,我等这些老家伙可能就要退隐了,这件事情绝非想象那般简单。”

陈正儒敏锐地察觉到一件事情,一件极其与众不同的事情。

陛下有意打压儒道一脉。

他不在乎许清宵到底安排了什么官职,哪怕真就来了吏部又如何?就算是员外郎又能如何?

说到底许清宵还是太稚嫩了,可今天的事情,让他莫名感觉,陛下这是要打压儒道一脉,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这才是灭道,他是真的感动,平时上朝不小心碰到谁谁谁,都跟躲瘟神一般,甚至还破口大骂,尤其是那帮儒官,在他们口中自己这种人,连人都算不上。

毕竟没了那玩意。

可他们也难受啊,所以十分憋屈,而在皇宫内,其实就是一群没人在乎的奴才,谁见了都可以骂一句,太监的苦,普通人是不知道的。

然而许清宵不但不嫌弃他,反倒有点称兄道弟的味道,甚至每每都要塞银两,银两多不多是其次,重点是这个心啊。

许清宵把他当人看,他如何不感动?

太监不在乎银两什么,他们在乎的是,别人的目光,不奢求什么,只求别人把他们当正常人看就好。

“李公公,我许某人并非是等闲之人,他们狗眼看人低,我许某不会。”

“李公公,许某也没什么其他好说的,若是有朝一日,李公公得势了,可不要忘记兄弟我。”

许清宵笑着说道。

这话一说,李贤更加感动了,他哭的稀里哗啦,许清宵刚才说兄弟,这年头居然还有人愿意跟他们这种人当兄弟。

“许大人,不,我李贤就斗胆喊一声许大哥了,虽说老弟这辈子可能都得不了势,但如果,如果,如果真的有一天,我得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