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天啊,国公,你孙儿有大儒之资啊(1 / 2)

[ 请记住www.17pxs.com 手机版访问

第九十章:天啊,国公,你孙儿有圣人之资啊

大魏京都。

北门。

京都城门,巍峨宏伟,墙厚至少三十丈,有三条通道,普通百姓的民道,商贩的商道,还有官员走的官道,最后还有一条小通道,是专门给加急文件开的,不得阻拦。

从马车走下来,许清宵望着这巍峨无比的京城,莫名之间有些感慨。

想要吟诗一首,但想了想还是算了,怕引来什么异象之类,不如留着往后参加宴会。

“多谢二位一路相陪。”

从马车下来后,许清宵取出两张二十两的银票,递给两位官差。

虽说是官家活,但无论如何这几日两人也算是尽心尽力,许清宵不可能不有所表示。

“许先生客气了,这银两我们不能收,您为咱们这帮兄弟伸冤,咱们要是还收您的银两,就真不是人了。”

两人拱手,拒绝许清宵的好意。

“好,多谢两位。”

许清宵也很大方,收回银票后,朝着两人微微作礼。

两人也作礼,随后驾驭马车回去。

目送马车离开一会后,许清宵开始正常排队了。

进京的队伍很长,正常排的话,至少要一个半时辰。

核对身份信息等等,容不得一点马虎。

许清宵倒也有耐心。

接近一个半时辰后,总算队伍排到了许清宵,将路引信息递交给负责审查官员,后者显得有些漫不经心。

但很快神色一变,紧接着将头抬起来,看向许清宵。

“阁下是许清宵?许万古?”

他站起身来,目光中露出惊讶之色。

“正是,不知大人是?”

许清宵谦虚有礼答道。

“哎呀,当真是许万古,许兄啊。”

“大人不敢当,大人不敢当,在下周景安,乃是京都城门吏,见过许万古,许兄。”

周景安起身说道。

周景安看起来三十多岁,长相普通。

这周景安在京都内是芝麻大点的官,但好歹也是京城里的官吧?自然也听说过许清宵,甚至可以说,京都内谁不认识许清宵?

前段时间闹的满城风雨,自然如雷贯耳,之前还在想自己能不能遇到许清宵,却不曾想到当真在此遇见。

“原来是周大人,许某见过大人。”

许清宵也十分客气,根本不在乎对方的官职品级,能在京城当官的,没有一个无能之人,说不定以后要找对方帮忙呢。

入了京城,自己最要紧的就是人脉,只要对自己没有敌意,能结识就结识。

“言重了,言重了,许兄已是七品明意,论学问,我得喊一声先生,论官级,许兄府试第一,如今更是被陛下召来,要不了多久便可入朝。”

“许兄稍等。”

周景安先是一番夸赞,随后起身让身旁的助手为他忙活,而周围也有不少目光投来,一个个露出惊奇之色。

待交代完工作后,周景安笑着说道。

“许兄,你刚来京城,可能不太熟悉,周某带你熟悉一番,也帮你找个落脚之地,就不知许兄愿不愿意了。”

周景安是什么人?

别看他是区区一个京都城门吏,才区区从七品,可实际上呢?周景安基本上将天下许多有名之人全部记下来了。

毕竟这里是京城,天下名流权贵富商迟早要来的地方,万一那天遇到了怎么办?倘若错过,倒也没什么,可万一自己得罪了人家怎么办?

虽然说名字有重复的,但问一句不就得了?人家不承认,自己也不得罪,人家承认,就可以攀攀关系。

就好比现在,不就是攀到了许清宵的关系吗?不管许清宵答应不答应,至少算是留下了个好印象。

要知道,许清宵现在可谓是超级香饽饽,府试之上,写下绝世文章,南豫阁楼宴更是留下绝世骈文,至于怒怼大儒,三日明意。

这就更夸张了,最主要的是,他周景安又不是儒家的人,所以许清宵得罪不得罪儒家,也不管他事,再者大魏文宫也不仅仅只是朱圣一脉啊。

“若是可以,就劳烦周大人了。”

这感情好啊,许清宵的确不了解京城布局,如果有个百事通领路,那挺好的啊。

“客气,客气。”

周景安笑着说道,紧接着请许清宵前行,而后两人并行。

“许兄,大魏京都,东西横竖四千五百里,南北横竖四千三百里,划分内外,京城属内,一百零八街横纵布局。”

“皇城居上,左为朱雀大道,乃是国公王侯居住之地,右为玄武大道,为皇亲国戚和朝廷百官居住。”

“往下左右七十二坊,东西二街,热闹无比,许兄等过些日子,可以去两街游玩,吃喝玩乐,繁华至极。”

周景安为许清宵解释整个皇城的布局。

皇城极大,这里是内城,但常驻人口达到三四百万,错综复杂,而且距离皇宫至少有两个时辰的路程才能走到。

不过好在,皇城内的街道布局也很大,考虑到马车行驶,划分行人道和马道,让许清宵惊讶的是,竟然还有交通管制。

啧啧,不愧是皇都啊,就是与众不同,交通管制都来了。

许清宵惊奇的目光,让周景安很是享受,可惜他不知道的是,许清宵的惊奇,并不是这么先进的设定,而是如此封建的时代,竟然还会出现交通管制。

一路前行,差不多聊了许久,周景安喊了一辆马车。

真要步行去真正的京中心,至少还要走一个多时辰,坐一辆马车就快多了,半个时辰就能到。

皇城里面的马车,皆然都不是凡品,用千里马形容都算是侮辱,马身不大,反而有些矮小,但脚掌很大,在皇城中奔跑,速度极快,而且也不会扬起什么尘土。

马车内,许清宵看着窗外,望着窗外的人群,欣赏着大魏皇都。

甚至过了一会,更让许清宵惊讶的画面出现了。

金发碧眼。

歪日,外国人都有?

许清宵还真没想到能在大魏王朝见到外国人,倒不是没见过,而是在这种世界见到就有些惊奇了。

“周大人,这些人是番邦吗?”

许清宵指着已经过去的金发碧眼之人道。

“哈哈哈哈,许兄是否感到惊奇?不过也正常,周某当初来京城时,也吓了一跳。”

“那些人都是外邦之人,大魏王朝曾号称万国之国,版图极大,但这天下也不仅仅只有魏国而已,自然有不少小国。”

“他们皆然奉我大魏为上国之上,年年朝贡,而历代陛下也欣然接受,毕竟我大魏乃礼仪之邦,允许这些番邦来大魏做生意谋生。”

“而且给予不少恩赐,也算是给他们一些面子。”

周景安笑着说道。

只是此话一说,许清宵却不由微微皱眉。

“他们来此做生意,要交税吗?”

许清宵压根就不惊讶外国人,而是惊讶在这种世界见到罢了,但仔细想想,番邦自古都有,一方水土一方人,有点这种金发碧眼的也正常。

只是听到做生意谋生,许清宵就有些好奇问道。

“赋税吗?”

“那倒不用,毕竟这些番邦都是来自穷苦之国,再者每年朝贡,朝中儒官认为,他们既有诚意,所以也就施天恩于己,让他们享受点天恩。”

“也让其他国家看看我大魏之宏图,我大魏之国威。”

周景安说的十分热血,显得得意洋洋。

可许清宵听起来却有些不对劲了。

“不交税?”

“享受天恩?”

“当真是腐儒误国啊。”

许清宵心中有些不平静。

贸易经济对国家最大的好处是什么?无非两个,货币流通,获取税收。

最主要的就是获取税收,若不给予税收的话,那他们过来做生意,就是纯粹赚钱,把赚到的钱带到自己国家,发展自己国家经济,促进劳动力生产,然后随便做点东西又来赚钱。

天底下有这么好的事情?

但这些番邦无需交税也能理解,不就是满足一个国家的虚荣心罢了。

说直接点,大魏王朝自认为是万国之上,如果周围小国不同意,各种嘲讽,是不是没有权威?那大魏就要进攻教训教训你了。

可打仗是要有目的性的,纯粹为了让别人喊一句,你牛逼,这种战争几乎没有任何意义,除非是殖民一类。

但如果大魏认为自己是万国之上,周围小国纷纷表示赞同,甚至派人过来送礼,那怎么办?儒家治国的情况很简单,你给我面子,我给你十倍面子,这叫礼仪。

其目的就是为了满足这几乎没有任何价值的虚荣心。

皇帝的虚荣心,臣子的虚荣心,百姓的虚荣心。

可到头来吃亏的是谁?皇帝吗?臣子吗?百姓吗?

不,是国家吃亏。

而且吃大亏,古今都有这个通病,人家过来向你俯首臣称,喊你几句大哥牛逼,送点破羊皮破蔬菜,哭着喊着一句礼轻情意重,回过头赏一堆金银珠宝。

甚至你的人来了以后,还有各种优待,什么经济补贴,学习补贴,美曰其名是过来让你学习文化,可非我族类,就是狼子野心,聪明点的,拿你的钱学你的东西,回国自己发育。

蠢一点的,拿你的钱,去吃喝玩乐,爽完以后,拍拍屁股回家,让自己儿子接着过来爽,这个时候你还不能说什么。

儒家嘛,礼仪之邦嘛。

不过许清宵没有太大的情绪,这种事情自己暂时解决不了,事情涉及太大,是国家与国家之间的大事,不可能是自己批评几句就能解决的。

但这件事情,还是得多多留意。

马车疾驰。

许清宵也问了不少事情,周景安一路上也在耐心讲解。

“其实许兄也莫要担心朱圣一脉,毕竟大魏文宫内,又不是他朱圣一脉坐镇。”

“文宫修建,尊五位圣人,这朱圣一脉,说是说天下文人皆尊朱,可还是有不少学其他圣人。”

“再者,这些年来,儒官一脉也的确有些嚣张,常常惹陛下生气,毕竟这大魏还是陛下说了算,不是圣人说了算。”

“你说是吗?许兄?”

周景安开口,与许清宵谈论到了朱圣一脉。

“恩,大魏终究是陛下的大魏,并不是圣人大魏,不过我许某也尊敬朱圣,能为圣者,自当不凡,为天下造福,不可不敬。”

“只是如今朱圣一脉,借朱圣之言,行自我之事,以公谋私。”

许清宵对圣人还是很尊重的,圣人就是圣人,他绝对不会不尊朱圣,只是理念不同罢了。

“是是是,许兄说的是啊。”

周景安也跟着点了点头。

终于,马车停了下来,来到了皇城核心之地,里面就不允许驾车了。

两人从马车走下来,本来周景安是打算带许清宵去贤臣馆的,但许清宵打算清净一会,所以就选择一家酒楼就好。

他手头上还有二百两银票,都是变卖国公礼物得之,倒也住得起京城的客栈,故此周景安带着许清宵去了一家还算可以的酒楼。

京岩客栈。

入了客栈,周景安主动上前,让掌柜开了一间上房,同时还为许清宵付了银两。

当下许清宵想要拦住周景安,可后者却各种阻拦道:“许兄,你第一次来京城,再者也是周某来迎接,说实话这是缘分,区区几两银子的宿费,莫要争了。”

周景安拉着许清宵,认真说道。

许清宵的力气完全可以推开周景安,但他也知晓对方是在为人处世,自己也不好拒绝这番好意,倒也是承了情。

待上房开好后,周景安也从房内取出一张纸,在上面横竖画着,片刻过后,周景安递给许清宵道。

“许兄,这是内城的大致地图,周某听闻有些国公对你青睐有加,如今时辰也不晚,可以去拜访诸公,怕你不识路,给你准备好了。”

周景安当真是老练的很,方方面面都为许清宵安排好了,的确是好人啊。

“多谢周兄,若等忙完,必请周兄一醉。”

许清宵感激道。

而后者摆了摆手,笑了笑:“许兄客气了,不过许兄若是去的话,应该准备点薄礼,不需太多,诸国公也用不着,心意到了即可。”

“若是许兄去的话,周某可以陪同,也免得许兄遇到些麻烦。”

周景安如此说道。

“麻烦?买些东西应该不会遇到什么麻烦吧?”

周景安说的话,让他有些好奇。

“正常买卖的确不会有什么麻烦,就是东西两街中,有不少番人胡人做买卖,性子不太好,脾气有些火爆,只准看不准碰,若是碰了就得买。”

“经常闹出一些小是非,他们是番邦之人,朝廷考虑到大魏国体,所以也就不怎么严管,免得激出些事情来。”

周景安回答,这番话让许清宵眉头微微一皱。

天子脚下,皇城之内,还会有这种事情?

做生意不就是你来我往,只准看不准碰?好大的权力啊?你说要是玉器之类也就算了,若是普通做生意,岂不是横行霸道?

“这番邦也是一根筋,没咱们大魏做生意精明,不过大事没有什么,就怕遇到,啰里啰嗦,回头还要去衙门扯来扯去,到头来只能调解。”

“没必要为他们浪费什么时间。”

周景安看的出许清宵有些不开心,但这也没什么,习惯了就好,反正不招惹也没什么是是非非。

“行,那就劳烦周兄陪我去一趟了。”

许清宵点了点头,将东西放下之后,便随着周景安离开了。

走出客栈,步行大约四百步,便看到了一条宽阔无比的街道,街道当中,可谓是人声鼎沸,京城内的百姓都聚集于此,有茶楼酒馆,也有戏楼杂耍。

外面摆着不少摊位,各种稀奇古怪之物都有,书法字画,玉石宝器,一眼看去令人眼花缭乱,应接不暇。

许清宵走在街道中,既为诸位国公准备礼物,许清宵倒也没有考虑字画玉器这种东西,一来是性价比不高,二来是这些武官也欣赏不来。

至于补品药材也不打算买,身为国公,每日吃的补品药材肯定是上等,自己的银两可买不起,所以想了想许清宵就买了一些上等绸缎,这种东西即便是国公们用不着。

拿去给下人们置办点衣服也没有什么问题,东西送什么不重要,只要人去了就行,真要自己送些名贵之物,那反而有问题了。

一个书生哪里来的银两?

只是很快,许清宵发现自己还是低估了京城的消费能力了。

绸缎一尺动辄二两银,是一尺!不是一匹,一匹四十米,也就是说一百二十五尺左右,算起来就是二百五十两银子一匹布。

这价格让许清宵顿时沉默了。

再逛了逛其他地方,虽然有些便宜的东西,但都是小玩意,许清宵送不出手。

想了想,许清宵一咬牙,买了十把不错的折扇。

也不便宜,一把折扇十两银子,扇骨用的是百炼铁,扇面也是用一种火绒布制作。

借店家毛笔一用,许清宵飞快在扇面上落字。

【忠君报国】

【高风亮节】

正面忠君报国,反面高风亮节,写完之后,落了自己的名字,随后将其中一把扇子,赠送给周景安道。

“今日劳烦了周兄,许某身无长物,也不知周兄需要什么,此物小小心意,还望周兄莫要嫌弃。”

许清宵将扇子送给对方,十两银子一把的扇子本身质量就很不错,再者加上他的题字落名,翻个倍不过分吧?

也算是礼尚往来。

“这这这,这这这,多谢许兄,多谢许兄啊。”

周景安下意识是想要拒绝,可亲眼目睹这是许清宵提名落笔的扇子,实在是说不出口,毕竟此物价值,绝对不止十两银子这么简单。

倘若许清宵在朝中地位越来越高,这一把扇子价值千金,哦,不对,万金。

“周兄客气了。”

许清宵摇了摇头,同时有些感慨京城的消费这么贵啊,看来如果皇帝回头不赏自己点银两,那就麻烦了,指不定还要去周景安家中蹭吃蹭喝蹭住。

留有一百两银子,许清宵也不多想了,带着其余九把扇子离开店铺。

“许兄,一路朝着这条街走去,往左边拐,就到了朱雀大道,按照地图看,国公的位置我都标记好了。”

“周某就不过去了,先告辞,若是许兄忙完,想要找人喝一杯,随时来找周某。”

周景安为许清宵指路,他倒是想要跟着许清宵一起过去,只可惜自己过去了,估计自己就别在京城待了,有些东西还是不能蹭。

“多谢周兄指点,过些日子见。”

许清宵笑了笑,告别之后,便按照周景安的地图,摸索安国公的住址了。

街道上,许清宵缓缓行走,很快不远处一些官差的出现,吸引住了许清宵的目光。

四名官差来到一家店铺面前,不少人围观,投来目光,激烈的叫声响起,显得有些愤怒。

“这个!东西!非常非常!珍贵!他碰了!就应该买!不然,他,为什么要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