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原是相思无解(1 / 2)

[ 请记住www.17pxs.com 手机版访问

此时。

文轩楼。

众人的目光全部落在许清宵身上。

没有人说话,甚至连呼吸都静下来了许多。

都期待着许清宵作诗。

何以解相思。

这出题的确有些难。

若以相思来回答,倒也容易。

可什么可以解相思?

令人有些费解,倒不是作不出诗词,而是作出来的诗词,无法达意。

也就在此时。

许清宵的声音响起。

“九叶重楼二两,冬至蝉蛹一钱,煎入隔年雪,可医世人相思疾苦。”

许清宵开口,他作的不是诗,而是词。

不多,只是一句话。

待许清宵说完,众人顿时有些诧异了。

“只是一句词吗?”

“九叶重楼二两?冬至蝉蛹一钱?”

“这是何药?有何典故?”

众人声响起,有些不解。

堂堂许万古,既然敢开口,自然是胸有成竹,只是这话有些古怪啊。

许清宵负手而立,他看着窗边女子,显得十分从容。

也就在此时,有人理解其意,不由开口道。

“我明白了,重楼,蝉蛹皆是药材,许兄这是以药名解题,妙哉啊。”

“药名?蝉蛹我知,重楼就有些不知了,如此好听的名字,竟是药材?”

“以药为答,倒也妙哉,可就是少了些韵味。”

“恩,是啊,总感觉有些韵味少了。”

有人解释,众人这才明悟,许清宵是以药来答题,对的上其题,可对不上其意。

最主要的是差那么一点意思。

可到底是差什么意思。

就说不上来。

“不对,不对,不对。”

也就在此时,一道声音响起,人群中一名男子目光注视在许清宵身上。

“许兄,这不对。”

“在下父辈都是从医,自幼也懂得一些医术药材,这重楼只有七叶,蝉蛹于夏,怎可显于冬至?还有,哪有隔年雪之说,不对,不对,不对。”

有人开口,父辈从医,自幼懂得医术药材。

他知晓重楼是何物,也明白蝉蛹,更知道世间上没有隔年雪。

果然此话一说,众人更加好奇了。

这是何意啊?

重楼七叶,许清宵说是九叶。

蝉蛹于夏,而并非冬至。

至于隔年雪,众人也回过神来了,这世间上哪里有雪可以隔年啊。

这不符合常理啊。

也就在此时,许清宵淡然一笑,随后缓缓开口道。

“重楼七叶一枝花,冬至无蝉蛹,雪怎有隔年,原是相思无解。”

许清宵的声音很平静。

也接上了前一句。

刹那间,满堂文人愣住了,雅阁之中的清倌人,也愣住了。

许清宵以药材作词解题,但留下悬念,让人不明其意。

如今第二句说出,首尾呼应,既应题,也解题,更主要的是,这种意境和韵味,让人莫名感慨。

何以解相思。

九叶的重楼花,冬至的蝉蛹,隔年的雪入药,便可解开相思之苦。

可这世间上没有九叶的重楼花,也没有冬至的蝉蛹,更没有隔年之雪。

所以相思本无解,何须增烦恼。

这一刻,文人们愈发觉得词意优美,而女子们则一个个多愁善感,甚至有些女子莫名落泪,不知为何就是想哭。

一句相思无解,道尽一切爱恨离别。

这一刻,慕南平更酸了,他绞尽脑汁半天都想不出,却不曾想许清宵随随便便作了一首词,而且词境优美,更是以药材之名作答,显得博学多才。

对比一下自己,当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啊。

终于,众人从词境中回神,下一刻阵阵喝彩之声响起。

“好,好,好词,好词。”

“当真是好词,许兄果然博学多才,以药名作词,我等当真是羞愧,差点就误会了。”

“原是相思无解,当真是妙,妙不可言啊。”

“词境优美,当为佳作。”

“世有三苦,相思唯一,这般极苦,哪有良药能医。”

众人感慨,对许清宵更加钦佩了。

不过也就在此时,有人忽然开口,欲要献丑一首。

“许兄大才,这次佳词,让我莫名伤感,在下也献丑一首。”

“相思苦,苦相思,佳人思我,我思她,苦,苦,苦,当真苦,只待今朝状元郎,到时再去逢佳人,她落泪,我落泪,好在已解相思苦,诸位在下这首词如何?感动吗?我快哭了。”

声音落下,语气带着一些悲伤,到后面的确有点哭腔。

可这词一出,众才子懵了。

我以为你只是说说而已,没想到你还真是献丑啊?

一时之间,气氛顿时变得恶寒起来。

不过也就在此时,慕南柠的声音响起。

“姑娘,这首词可否入帐。”

慕南柠可不管你作什么词,好不好跟她无关,能不能入帐才是王道。

“许公子不愧是万古之才,奴家盛情许公子入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