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许清宵入睡【为最单纯大佬加更】(1 / 2)

大魏读书人 七月未时 8641 字 2个月前

是夜。

天穹如墨。

南豫府贡院。

十三位夫子端坐在贡院之外,他们皆满头白发,可此时神采奕奕,目中有神。

他们是刘夫子三人请来的朋友,从各地府县,用最快速度赶来。

南豫府出了一位绝世大才,这件事情已经传出去了,至于怎么传的就很难形容。

各种版本都有,有说许清宵十五岁,有说许清宵二十岁,也有的说许清宵八岁,更夸张的还说许清宵有六十岁,寒窗苦读四十年,四十磨一剑,最终著作出绝世文章。

这个版本最为广泛,毕竟人们愿意接受这种先苦后甜的故事,不愿接受少年得志的事实。

但不管如何,许清宵,许大才,许万古这个名字是彻底传开了。

十三位夫子镇守贡院,就是担心妖魔偷袭,甚至南豫府大半的官差都来了,将贡院里里外外三层包围,一旦有异样,直接拔刀。

可见对许清宵有多看重。

然而此时,南豫府中,许清宵没有睡着,可有部分人却睡着了。

是一些考生,他们本来考完就回去休息的,为了封锁消息,就只能被禁足,等到朝廷大儒过来了,便可放回家休息。

这些人不是武者,再加上几日的通宵达旦,如今自然扛不住,一个个睡了过去。

此时,一个书生躺着熟睡。

然而在梦中,他却欢喜不已。

梦中,他府试高中,加官封爵,与好友来到花楼,引得不少绝色青睐,数十个绝美女子环绕周围,每一个女子都国色天香,翩翩起舞,让他心神荡漾

唯一古怪的是,这些女子开口都不说一些,公子你好坏,公子你好大这种话。

反倒是问一些府试之中发生了什么事情。

书生没有防备之心,一五一十地将所有事情全部说出,待说完之后,刹那间这些女子顿时变化模样,一个个肥胖丑陋,将其扑上床榻。

紧接着一道身影消失,来到了另外一人梦中。

这是魇魔。

他没有急着去找许清宵,一来是不知道许清宵是谁,二来是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所以他潜入其他书生梦中,再套取信息之后,便继续套取第二人的信息。

来到第二人梦中。

满天星河,一座孤山之上,一道背影出现在眼中。

是一名男子。

背影很孤寂,充满着萧条,望着星辰,莫名伤感。

“天不生我陈星河,儒道万古如长夜。”

“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

“府试中举,绝世文章,进京面圣,成就大儒。”

“为何!”

“为何!”

“为何这些都与我陈星河无关。”

“我陈星河,又何尝不想装逼,但为何这些都被师弟装了。”

“既生陈,何生许。”

悲声响起,充满着悲凉。

这是陈星河的梦中,今日府试过后,他极其兴奋,自己文章写的又好又顺,可没想到的是,自己师弟竟然作出绝世文章。

那一刻,没有人知道,有一只蚂蚁被踩死了。

就好像没有人知道,他陈星河的梦想又破裂了。

他不敢悲,怕别人说他心眼小。

他不敢哭,怕别人说他非君子。

他只能笑,祝福自己的师弟。

他只能哈哈大笑,来表示自己的喜悦。

可这些,都不是真正的自己。

唯有入梦时,才可当真我。

悲伤成河,想哭。

感受到对方的悲伤情绪,魇魔抖了抖身子,顿时化作绝世美人,扭动身子,朝着陈星河走去。

“公子,长夜漫漫,为何独自一人伤心,要奴家为你排忧解难吗?”

绝色靠近。

陈星河回过头去,目光中含着泪。

随后.......

足足半个时辰。

足足半个时辰。

足足半个时辰。

魇魔足足听了陈星河讲述自己的梦想,讲述自己的理念,讲述自己心中的不甘,以及心中的渴望半个时辰。

这半个时辰全是废话。

一瞬间,魇魔褪去表层的衣纱,打算贴近陈星河,从陈星河的话语当中,他得知许清宵就是他师弟,所以想要询问更多关于许清宵的事情。

但陈星河一直不说,一直不说,气的他想直接弄死陈星河,可一旦弄死陈星河,必然会被发现,所以他才隐忍。

若是换做平时,他早就弄死这种人了。

“公子,你这师弟当真有如此才华吗?入学不过足月,就已晋升八品了吗?”

魇魔褪去表面的一层衣纱,同时开口询问,身子朝着陈星河贴近,可突兀之间,陈星河面容瞬间清冷,一把推开。

“连你也觉得我不如我师弟?”

他目光带着冷意。

“公子,我没有啊。”

魇魔有些懵,自己就随口问了一句啊,我又没夸许清宵啊?你反应这么大?至于吗?

“你还说你没有!”

陈星河语气更加冷了。

“公子,你误会了。”

魇魔强颜欢笑,想要再贴。

又被推开。

“我没有误会,你就是瞧不起我陈某人。”

陈星河怒道。

“公子,你听我说。”

魇魔硬着头皮笑道。

“我不听!”

“我不听!”

“我不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