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妖魔出世【为最单纯盟主加更】(1 / 2)

大魏读书人 七月未时 9001 字 2个月前

柏庐书院的书楼有问题。

进出入口都比较窄。

再加上书楼内几乎没什么光线,走出去的时候,自然有一些不适,没看清楚周围环境。

待说出这句圣人名言后,许清宵才发现柏庐书院聚满了人。

这一刻。

数千名儒生的目光,全部聚集在许清宵身上。

他们翘首以盼,在这里等了数日,就是为了想看一看许清宵。

一开始许清宵出现,俊美的面容,再加上一袭白色儒袍,令人好感倍增。

却不曾想到,许清宵一出现,便说出如此霸气之言。

让他们呆住了。

天不生我许清宵,儒道万古如长夜。

这句话,也未免太霸气了吧?

这是什么人啊,敢说出这样的话?

万古如长夜。

每个人脸上都写着震撼两个字,一双双眼睛瞪的极大。

哪怕是三位夫子,在这一刻也有些不知该说什么了。

许清宵这句话明显是立意之言。

不生他许清宵,儒道万古如长夜一般。

这话太霸气了。

感受着众人目光,许清宵莫名感到尴尬。

果然古人说的没错啊。

大喜失言。

自己被喜悦冲昏了头脑,竟然说出这种话来,而且还是当着这么多人面前?

这洗都洗不干净啊。

文人相轻,除非关系好,否则彼此之间都是互相看不起互相。

自己倒好,直接来一句天不生我许清宵,儒道万古如长夜。

这等同是什么?

温和点,我许清宵儒道第一。

暴躁点,除了我许某人以外,在座各位都是辣鸡。

完了。

完了。

完了。

我名声要毁啊。

许清宵心中愈发难受,他根本就不想出风头,李鑫宴会上,许清宵就决定低调为人,见人就夸,不争名利不争权。

结果现在自己玩死自己了。

也就在许清宵郁闷之时,终于有人回过神来了。

“好,好,好一句儒道万古如长夜。”

“清宵小友,当真是大才,能有如此之志向,未来不可限量。”

声音响起,是一位老者的声音。

穿着一件素衣,站在不远处的亭中,面容和蔼看着自己说道。

这是刘夫子的声音。

许清宵方才那一句话说完,他也着实愣住了。

他见过狂妄才子,却未曾见过如此狂妄的才子,但细细想去,许清宵不是狂妄。

而是志气远大。

只因这句话实在是太霸气了。

非常人可言。

也非常人敢言。

这一刻,刘夫子动了爱才之心。

而随着刘夫子开口,众人也彻底回过神来,齐夫子与陈夫子也在瞬间回神。

“好,好,好一位当世俊杰,好一句儒道万古如长夜,清宵小友,当有大儒之资啊。”

“言虽狂妄,但却重在立意,老夫活了七十余岁,也从未见过清宵小友这般志气宏图之人,小友可愿意过来一聚,与老朽几人闲聊?”

陈夫子捻着胡须,眼中满是笑意,请许清宵过去入座。

听到三人的声音。

许清宵当即看了过去,三人周身环绕浩然正气,是入了品的儒者。

当下许清宵作礼,满是苦笑道。

“三位先生,方才只是胡言乱语,当不了真,当不了真。”

许清宵朝着三位夫子作礼,随后又看向众人也缓缓作礼道。

“诸位,方才许某一时失言,算不得真话,若有冒犯之处,还望诸位切莫怪罪。”

此时此刻的许清宵,唯一的念头就是想着如何挽救人设。

自己明明立志当个谦谦有礼的读书人,绝对不能成为狂妄之辈。

不能。

绝对不能。

“放心,清宵兄,我等自然不会怪罪。”

“清宵兄当真是大才。”

“天不生我许清宵,儒道万古如长夜,许兄,不,许万古,万古兄,万古兄大才啊!”

“万古兄大才。”

“许万古,好,好一个许万古。”

再听到许清宵的解释后,众人纷纷开口,他们哪里敢怪罪许清宵。

文人相轻这是没错的事实,但这个相轻也要看双方地位的。

如果许清宵没有作出千古名词,比如说在李鑫盛宴上来一句,天不生我许清宵,儒道万古如长夜。

那许清宵没了。

整个南豫府所有文人都要提笔来喷。

可许清宵作千古名词,才气入体,晋升儒道九品,如今才不过二十岁。

狂妄一点怎么了?

嚣张一点怎么了?

还有这句话更让人感觉像是一种立意,这更让众读书人佩服。

所以大家会意错了,开始称其为许万古。

这下子许清宵更懵了。

许万古是什么意思啊?

别搞事啊。

许清宵想要开口解释,然而王儒快速走来,拉着许清宵往亭中走去。

“清宵兄,这三位是南豫府的三位夫子,莫要怠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