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陈星河(1 / 2)

大魏读书人 七月未时 4707 字 2个月前

最新网址:www.xs.l</p>盆内满是灰烬。

但灰烬中有几个字,字体烫金,字是魏字。

【平安县】

“原来玄机藏在这里啊,不是密码本。”

许清宵有些惊讶,他瞬间明白了。

南豫府逃犯给自己的小册有玄机,得用火烧。

这下子许清宵有些郁闷了。

本来还打算临摹一份给接头人的,可没想到其玄机就在原本上。

到时候把临摹版的交给别人,人家拿回去一烧,一看发现不是,那自己岂不是倒霉了?

而且平安县又藏着什么秘密?

一个又一个问题出现,让许清宵有点想不明白。

将盆内的烫金字取出,许清宵用力揉碎,化成淡淡的金粉,紧接着装一盆水倒进杂草中。

不管到底藏着什么秘密,眼下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又接了一盆水,许清宵洗了把脸,让自己清醒一些。

已是辰时。

许清宵来到书桌面前,取出一张白纸,随后在纸上写字。

这是许清宵的习惯,当事情变得复杂和多了以后,许清宵便习惯把事情列清楚,然后一件一件去做,严格执行。

除非发生意外。

许清宵在纸上动笔,大脑也在飞快运转。

首先第一件事情,武道提升,有儒道压制着,所以可以继续修练异术,三个月内必须要抓紧时间突破到九品,这是当务之急,重中之重。

第二件事情,离开平安县,去南豫府,参加府试,无论府试通过还是不通过,不能继续待在平安县了,地方太小,想要获取一些信息都难。

第三件事情,调查南豫府逃犯真正目的,查清其中真相。

随着许清宵在纸上不断落墨,所有的事情顿时变得清清楚楚。

理清楚就舒服多了。

眼下的三件事情都比较急,至于其他事情可以暂时缓一缓。

确定好后,许清宵起身,将笔随意一放。

随后,许清宵在房内开始练功。

或许是因为修炼的是异术,不敢抛头露面,所以没有出房。

盘腿坐在床榻上。

许清宵开始第二次修炼金乌淬体术。

或许是有文宫的镇压,再加上自己已经达到养气境。

许清宵倒也不怂,直接开始修练。

心观金乌,身化太阳。

至阳之气一缕缕地涌入体内,虽然是一缕缕增加,但每一缕都胜过之前一道气。

至阳炼金身。

许清宵感觉浑身的血液沸腾起来了,这种感觉很畅快。

筋骨皮肉都得到了熬炼。

金乌吼声也在脑海当中阵阵响起。

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出现,同时暴虐之意也浮上心头。

但不等这暴虐之意弥漫开来,体内的浩然正气直接镇压,如同寒水遇火苗一般,当场浇灭。

这一刻,许清宵彻底放下心来了。

许清宵肉身有一层淡金色光芒,如同朝阳沐浴一般,筋骨肉身熬炼,让许清宵的体质越来越强。

金乌淬体术,如若修炼到大乘,可以凝聚出大日圣体。

那是一种极其强大的体质,每一滴血液都可以镇杀妖魔。

若不是异术的副作用,只怕这种东西将会无比珍贵。

但回头想想,如果没有副作用,是个人都能修炼,还能变强,那这方世界的人早就进军宇宙了。

许清宵抛开脑海当中的杂念。

随着一个时辰的修行后,许清宵心情畅通,实力有明显的提升,就好像一个饿了数几天的人,饱餐一顿似的。

最主要的是,仅仅只是一个时辰的修行,体内便凝聚出五道金乌气血。

每一道金乌气血都胜过之前十道。

换句话来说,一天的修行等同于之前五十倍有余,甚至按照质量换算的话,说是百倍也不足为过。

按照这个修炼速度,三个月内踏入九品,并不是一件难事,可能都用不上三个月。

此情此景,许清宵忍不住感慨。

“异术,永远滴神。”

修炼完后,许清宵起身,他要去找周凌。

起身离开后,许清宵扫了一眼书桌上的白纸,纸上密密麻麻写着一些东西,看了看时间有点晚,许清宵没有烧毁,就放置在桌上。

随着许清宵离开家中后,不过临走之前,许清宵锁门时耽误了一会。

一刻钟。

一道人影跃墙而入,是一个三十岁的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