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审问,危机再现(1 / 2)

大魏读书人 七月未时 5192 字 2个月前

最新网址:www.xs.l</p>房内。

众人的神色纷纷一变。

上面两个字,对众人来说都莫名有压迫感。

平安郡县的上面,就只有一个南豫府。

大魏王朝,以郡、府、县、镇、村划分而定。

南豫府相当于前世的‘市’,平安县就是下至的县城。

府里派了人下来,那就是大官,随便一个也得压县太爷一个头。

陈捕快没有任何犹豫,他立刻起身,也没有多留下什么话,带着人干净利落地离开。

待陈捕快等人离开后。

房间内只剩下赵大夫和许清宵两人了。

屋内十分安静。

赵大夫没有说话,只是为许清宵煎着药。

许清宵也没有说话,而是平静地思索着事。

大约过了一刻钟。

等外面彻彻底底安静了许久后,赵大夫的声音响起。

“老朽难以相信,这样的困局,你都能破解,小友当真是人中龙凤啊。”

赵大夫的声音响起。

他忍不住感慨道。

许清宵体内寒毒尽散,或许在别人眼中难以解释,可他却比谁都清楚。

听到赵大夫所言。

许清宵没有遮掩什么,赵大夫是个聪明人,若是继续蒙骗反倒是有些小人。

“一切还是多谢您为我指出一条明路。”

许清宵缓缓起身,他虽有伤,不过休息了半日倒也还行,至少起身还是没问题的。

“唉。”

只是赵大夫没有承下这份情,而是叹了口气,摇了摇头道。

“清宵小友,你虽然逃过了这一劫,但还有一劫估计很麻烦。”

赵大夫出声,算是提醒一句。

许清宵顿时明白对方说的是什么意思。

寒毒解除了,这对自己来说是一件好事,但对于平安县来说,这可不是一件什么好事。

一个必死之人,突然痊愈。

任谁不有所怀疑?

如果是县衙处理这件事情,或许会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但南豫府派人过来,怎可能会善罢甘休?

异术,是禁忌。

一旦发现,格杀勿论。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只怕南豫府的人,很快就要找上门,如若圆不过去的话,到头来还是死路一条。

这就是赵大夫说的劫。

“赵大夫,无论如何,我也不会坐以待毙,但还望赵大夫能出手搭救。”

许清宵出声,他心中已经有了计划,否则也不会留在这里,完全可以随着逃犯一同逃离。

但那样做只怕危险更大。

大魏王朝可不是吃干饭的,南豫府精兵无数,能人异士也不少,自己一个刚刚入品的武者,能逃到哪里去?

天涯海角,估计都要被抓回来,倒不如留下来殊死一拼。

毕竟只要找不出自己修炼异术的证据,南豫府也不敢真做什么,无非是重点看守罢了。

许清宵是在赌。

赌对了,一切危机全部化解。

赌输了,反正横竖也是一死。

至少自己拼过。

“唉,老朽有心却无力,此番涉及的东西太大,动辄便是株连九族,老朽唯一能做的就是不言,其余......”

赵大夫端起药壶,倒在了旧碗内,他后半段话没有说出来,可意思许清宵明白。

是的,牵扯到异术的事情,知情不报也是同罪,一旦发现就是株连九族。

赵大夫什么都不说,已经是天大的帮助,否则的话,只要赵大夫将那日见面的事情说出来,基本上自己就难以翻身。

故此,许清宵心中十分感激。

“多谢赵大夫,此等恩情,没齿难忘。”

许清宵由心感谢。

“无妨了,老朽已经六十,年轻时争强好斗,伤了气脉,活不了多长时间,若是再早十年,老朽恐怕已经报官。”

“这碗药你等他凉一些再喝,有活血功效,你喝完后好生休息。”

赵大夫留下汤药,随后带着药盒离开。

“大夫慢走。”

许清宵送赵大夫离开门外后,便回到了房内。

他平静地看着桌上的药汤,沉默了好一会,最终将药汤倒掉。

并非是不相信赵大夫,只是许清宵更愿意相信自己。

房内安静无比。

许清宵静静坐着。

他知道,南豫府一定会派人来审问自己。

而审问的问题,无非是三个。

其一,自己见到逃犯,为何没死?

其二,自己寒毒如何驱散而出?

其三,自己怎么入的品?

这三个问题,最为关键,任何一个没解释清楚,就是天大的麻烦。

不过既然敢留在这里,许清宵倒也有些把握。

收回心神。

许清宵脑海当中开始回忆第二卷异术。

太阴凝脉术。

这是逃犯给自己的异术,以金乌淬体术交易而来。

许清宵有些好奇,想要研究。

南豫府派人来了,估计至少要等一会才能找自己,先抓逃犯才是首要任务。